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真的是装病?
书名:人到中年 作者:火烧风 本章字数:230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4 21:46:33

“陈哥,待会我们一起去看看许总吧,刚刚医院方面打电话来,说许总已经回家,在家里休养。”沈冰兰说道。

“当然可以,我很想和他聊聊。”我微微点头。

“那我们这边现在就去看看,至于这房间,就退了。”沈冰兰继续道。

“王院长,我们现在去看许总,然后我们送你回福利院,你看怎么样?”我看向王院长。

“嗯嗯,待在这里也不习惯,我是该回去了。”王院长解释道。

拿出手机,我给徐光胜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我们这边酒店吃过饭,就不逗留了,有事会通知他。

“哎呦,陈总真的不好意思,招待不周,招待不周呀,现在许总刚刚回家,我这边董事会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然后要开一个临时的员工大会,许总说让我暂时稳住局面,等两天他会回来。”徐光胜开口道。

“不必道歉,我们本来开完董事会就要离开的,你安排的已经很周到了,现在胡胜离开了,你们都是公司的元老,可不能在许总不在的时候出幺蛾子。”我忙说道。

“那是当然。”徐光胜忙答应道。

“那我也不和你多聊了,我要去许总家里看看他。”我说道。

“好好好,对了陈总,我待会下班后,也想去许总家里看看他。”徐光胜忙说道。

“可以,算是你代表董事会元老们,和许总聊一聊也行,你可以和他说说现在的工作进度。”我笑道。

“嗯嗯。”徐光胜答应一声。

电话一挂,我们这边办理退房手续,沈冰兰给我一个许雁秋的住址,我们对着许雁秋的家里赶了过去。

沈冰兰和王院长一辆车,至于我这边,蛮乾和牧峰坐在前排,他们送我到许雁秋家。

一个多小时后,我们的车来到了世纪大道附近的一处高档小区。

这里一片的房子均价在十五万上下,新一些的楼盘,十七万一平,这种楼盘在浦区已经算是极为高档了,毕竟这大平层两百多平也要四千万上下。

许雁秋在魔都创业开公司,依靠一些关系,当然可以买这里的房子,他的户口也早就是魔都户口。

小区环境优美,附近三公里有明珠塔,魔都中心、金茂大厦等等有名的建筑,和外滩浦西隔江相望,风景独美,离我家这边,其实并不远。

坐上电梯,我和沈冰兰王院长来到了二十八层。

按动门铃,有人开门。

“徐医生,缪护士。”王院长见到一位女医生和一位护士,忙开口道。

“王院长,你来了呀。”徐医生忙打招呼。

“你们好。”我忙伸出手来。

来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女医生叫徐茹,至于护士,叫缪莎。

这徐茹三十多岁,有一定的临床经验,至于护士的年纪不大,差不多二十五六岁。

既然来照顾许雁秋,就等同于家庭医生这种了,等到许雁秋休息,她们才会回去,况且两个人,也可以轮流。

这是一套江景房,高层的好处,就是视野开阔,一眼望去,江边的星级酒店,标准性建筑尽收眼底。

“许先生呢?”沈冰兰问道。

“他在房间里,刚刚回来后,他睡了一会。”徐茹开口道。

听到徐茹的话,沈冰兰微微点头,我这边,一些水果已经放在客厅的一角。

套上鞋套,我们三人走进客厅,很快,我们就来到了许雁秋的房间。

房子的装修比较简单,并没有多么的奢华,床单和被子都是白色,看得出来是徐茹缪沙新铺的,许雁秋本来躺在床上,不过见到我们,忙坐了起来。

“王院长,沈小姐,陈先生。”许雁秋尴尬地笑了笑。

“雁秋呀,你感觉怎么样了呀?”王院长走进,一把握住了许雁秋的手。

“我挺好的,身体挺好的。”许雁秋忙说道。

“雁秋呀,这段时间我担心死你了,我的好孩子,你没事就好,真的,我总算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了,你要觉得工作上压力大,你就好好休息,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,这人呀,一辈子就几十年,开心过是一辈子,不开心过也是一辈子,你说呢?”王院长开到考。

“嗯,是的。”许雁秋点了点头。

王院长和许雁秋的对话,有些煽情,大概是徐茹和缪莎不想打扰我们,她们走出房间将门也带上了。

而这一刻,我看了看许雁秋,开口道:“许总,真是抱歉,我还监视了你。”

“陈先生你这话就见外了,虽然我知道我在你这并不落好,当初我那么对你,你却一再忍让,而这一次,要不是你帮我,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至于监视,这两段监控视频,是胡胜的罪证,我又怎么会介意你的用心良苦。”许雁秋开口道。

“你不觉得我其实也是在帮我自己吗?”我说道。

“王院长,我想和陈先生单独聊几句,你和沈小姐要不去吃点水果吧。”许雁秋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,接着道。

“哦哦,对对对。”

“王院长,我们参观一下许先生的房子吧。”

很快,王院长和沈冰兰都离开了房间,这一下子,房间里就剩下我和许雁秋。

“有什么问题,许总你都可以问我。”我露出微笑。

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进医院的?”许雁秋想了想,接着道。

“你出事的第一时间吧,应该是年前的一个周五,我记得第二天是周末了。”我回忆了一下,接着道。

“嗯,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应该没有病?”许雁秋继续道。

“第一次来看你时,许沫沫也在医院,那天我感觉你好像装病,当然了我不敢肯定,但你一直待在病房里,我无法和你近距离接触,我只是猜测那时候或许你没病,因为你的眼神我觉得正常。”我想了想,接着道。

“其实我只是想通过这件事,知道一些人情冷暖罢了,我可以瞬时醒来,我可以回到公司的,但是后来我发现越来越难,我看到了我本不该看到的,而在公司遇到危机时,我也想知道所有人都是怎么做的。”许雁秋说到最后,苦涩一笑。

“啊?”我诧异地看向许雁秋。

“真的是这样。”许雁秋肯定地说道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