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Chapter67 有些人在心底从来没忘记(8)
书名:若爱与时间为敌 作者:Angel欢 本章字数:365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18 01:49:13

五年前,是她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年。

她侥幸在雪难中活下来,却没能躲过再度失明带来的折磨...

也是那一年,她遇到了Evan,后又被Garcia收做了关门弟子...

再后来,她把英文名改成了Renee,意为重生...

她原以为那是自己在异国他乡度过的最后一个夏天,何曾想,那竟只是后来漫长时光的伊始。

中央圣马丁的两年,她无可否认有逃避的因素在,但更多的还是想让自己沉淀下来。而时至今日,复看当年,那促成一切的推手,纵使他们分离,却也成就如今更好的自己。而那些所发生的,或许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百分之百要发生的。

当年顾明朗把支票推到自己面前的时候,那种前所未有的羞辱劈头盖脸的砸下来。她何曾遭人如此对待过?那比被人当众扇了一个耳光更甚!

不在意是假的,只是知道他们本也不是同路人,所以从没想过为那样的人同顾景年龃龉,可后来呢?后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偏离了她原本的轨道...

绑架、尹北辰身亡、小产...

悲剧接踵而至...

在那样接二连三的挫败中,她只剩下了逃离一切的念头...

只是后来,伴随着她异国他乡孤寂年月的,却是那场事故中满目挥之不去的猩红和失去孩子、离开他带来的长久梦魇...

--

“繁星,你还不预备回来吗?”

“萧老爷子走了,他答应了老爷子,不会再无止境的等下去了...”

“那件事,不该由你们两个耗尽一生去背负...”

“便是他,也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你...”

“两年了,就算是惩罚也该够了...”

“又有谁会愿意长久的等呢?”--

当年,梁嘉懿在电话彼端的话言犹在耳。

那是她在中央圣马丁的最后一个学年。实际上,她已经准备回国了,然而一通电话后,她却再一次退缩了...

后来,她曾无数次嘲笑自己,可能真的是一只鸵鸟转世...

她如约同一起度过了伦敦两年时光的Rebecca回了她的家乡小住。

Rebecca是瑞士姑娘,和她的祖母一起住在因特拉肯的小镇上,到那儿的第一天,她便被这个小镇深深吸引,天蓝地广、雪白月明概莫如是。

只是这一待便是半年之久,时间一晃便到了圣诞,消了回国念头的她,更是被留下来邀请一起欢度。

圣诞之于她们,就如同国内的新年一样。

那天是12月23日,平安夜前夕。

“Star!”Rebecca叫她,那是她原本的英文名。“想去看日落吗?”

彼时日出刚过,她坐在Rebecca家的花园里,看着一旁肆意玩耍的猫咪,心绪翩飞。她抬起头看向Rebecca,扬了扬唇角“好啊,去少女峰顶吗?”

被上帝亲吻过的地方——那是人们对瑞士的美称。而少女峰,是瑞士最具有仙气的,让天使都心醉的地方。相传在很早以前,有天使来到凡间,在一座美丽的山谷里居住了下来,天使为它铺上了无尽的鲜花和森林,镶嵌了银光闪烁珠链,为它许愿“从现在起,人们都回来亲近你、赞美你、爱上你...”。而现在,天使的愿望已然实现,少女峰已经成为每一个来瑞士旅行的人都不愿错过的地方,或云蒸霞蔚,或云纱半掩,你总能与她独特的温婉景象相遇。

当地有人说,之所以称之为少女峰,是因为它的海拔高度,峰顶总有白云飘浮,看上去仿佛是娇羞的少女以纱掩面...

也有人说,是一旁的艾格峰喜欢上了少女峰,但奈何中间有僧侣峰阻隔,使得它们一直不得相见...

蓦然便想起他们曾几何时也说起过,下一次,要一起去少女峰看日出,可这一次,他终究没在...

“是呀!之前一直下雪,难得这两日放了晴,我们就不要闷在家里了!”Rebecca显得很兴奋。

她知道Rebecca是徒步登山爱好者,也喜欢参加极限挑战。至于她,虽然对极限挑战没甚兴趣,却也不排斥登山一类的运动,只是那次事后,伤了底子,身体多少不如从前。

她眨了眨眼睛,开口问“我们要徒步上山吗?”

Rebecca失笑,伸手捏了捏她白皙的脸,表情颇有些夸张“亲爱的,你怎么能这么可爱?如果要徒步上山,我们恐怕圣诞节那天都不一定回得来!”

闻言一怔,细想之下也确然,没忍住,也被逗笑了。

Rebecca继而道“我们去东站搭乘火车上山,途中可以选择一段徒步。山顶有冰宫可以去看看,最后再上观景台看日落...一路上去有好几个小镇,你看你更想去看哪个?一边走我一边跟你说?”

“好啊,那我去收拾收拾...”

她跟着Rebecca去了东火车站,尽管已近九点,依然人流涌动。Rebecca手里拿着一张地图,伸手只给她看“我们可以坐火车先到Grindlwald,这里是著名的滑雪区,还有一条冬季徒步的路径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她思忖了有一会儿,才问“这个小镇是不是就在艾格峰山脚下?在那里还能看到梦幻山坡?”

“咦?”Rebecca微微偏了头,看向尹繁星眼神中带了点惊讶。在她对她的认知里,安静的就像宁静的湖面,不喜多言,也不怎么将情绪露于人前。半晌,她还是问了句“Star,你是不是去过Grindlwald?”

她摇了摇头,眸光渐远,静默了良久才悠悠道“只是很久以前曾在一本书中看过...”

Rebecca不疑有他,棕色的眼瞳里侵染了笑意“原来是这样啊!那今天就身临其境的去感受一下吧!”

搭上去Grindlwald的火车,车行过半,天色渐沉,甚至飘起雪来,雾霭中,入眼皆是白雪苍茫。看着一座座小木屋,木屋顶上也积了厚厚的雪。

“天呐!下雪了...”

“似乎有点糟糕!”

有声音入耳,是同车的其他游客。她未细听,直到Rebecca唤她,她才回过神来,嘴角牵起一抹弧度,看向身旁的女孩子“你在说什么?”

Rebecca放大的脸突然凑近,盯着她瞧了半晌,才又拉开距离耸了耸肩“我说或许看不到日落了,不过下雪也有下雪时的景致。只是亲爱的,你似乎一直在走神?在想什么?”

初到伦敦,初识Rebecca时,她只说至亲离世,睹物思人太过伤身,这才选择了出国。她的往事,Rebecca并不知道。

“或许是在放空自己”她弯了弯眼睛,将眼底的情绪悉数敛尽。恰逢车上的广播响起,是报站,Grindlwald已经到了“我们该下车了...”

拢了拢脖颈间系的厚围巾,才小心翼翼的下了车。

雪比之方才大了不少,被雪覆盖的地面连脚印都不曾印刻。

跟着Rebecca一直往前走,入目是一个大型滑雪场,场内的人并没有因为风雪的侵袭而减了兴致,有身形矫健的,也有技巧生疏而跌倒的。

只是Rebecca的目标并不是滑雪场。

“Star,你看那儿!”

她们的前方,是依次排开的山峰,而Rebecca所指的,是与少女峰相隔一座僧侣峰的艾格峰,Grindlwald便在其北壁脚下。

Rebecca注目那儿良久,“我的终极夙愿便是挑战它!”

艾格峰北壁异常陡峭,刀削般的绝壁,便是皑皑白雪也难以堆积,素有“死亡之墙”之称,挑战它,不只要技巧,更要勇气。

有人喜欢小桥流水的宁静,如她。也有人喜欢勇攀高峰的畅意,如Rebecca。

“我相信你终有一日会战胜它的!”她笑,她知道,她攀登过不少险峰,三大北壁是她一直以来的目标。

“有没有兴趣去山脚下看看?”Rebecca很是兴致勃勃。

即使现在攀登不了,只能在山脚下感受它的壮阔也很美好。这般想着,她便点点头,不去拂她的意,跟着Rebecca一路向前,感受徒步带来的疲累与餍足。

山脚下的游客不比滑雪场的多,只有一对夫妇是来挑战攀登的,余下的,多是像Rebecca这样来瞻望,偶有几人,是挂了相机在脖子上,来拍照的。

距离山脚的不远处,有一男子,不似旁人大都穿着冲锋衣,他只着一袭铁灰色格纹大衣,背手而立,褐色的发微卷,眸光幽深的不知望向何处。

Rebecca立时便被他夺了所有目光,一双晶亮的眼中像是盈满星辰,而星辰皆是那人。她一向热络活泼,只是怔忡了片刻,便已然迈开了步子朝那人走去。

“hey,帅哥,能不能帮我们拍个照留念?”

她跟上Rebecca,入耳便是她似是带了些羞赧的声音,不禁有些好笑。站定后,她亦看向那人,果然,芝兰玉树,难怪让Rebecca动了心。

那男人没有言语,只是点了点头,从Rebecca手中接过相机,扬了扬手指向某处,告诉她们那个角度取景好看。

Rebecca点头,拉着她正欲往那男人说的那处走,还未及迈开步子,身后便有惊惧发声音传来“快跑!是雪流沙!”

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。

来势之猛,在场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“小心!”Rebecca奋力将她向前一推,借着惯性,她也将准备为她们拍照的男人大力推了出去。

“好好活着!”这是她所记得的陷入昏迷前Rebecca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3000+奉上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